自由的童年是我一生的資產

 

文章出處:親子天下31期/作者:陳雅慧

 

  現在回想,自己很晚熟。小學時因為沒有外在壓力,空間自由,是我醞釀觀察習慣最重要的階段。比方說,我還記得,當時作文不好,媽媽要我去補習。第一堂課,老師發給我一份《國語日報》。文章開頭寫「夕陽西下紅紅的太陽」。我第一次恍然大悟:「太陽下山」這樣的直述句,可以寫成這樣喔!

  在初中碰到非常嚴格的老師,但是他對我的影響不是學業上的。記得老師教我們怎麼掃地。灑水時不能把水大量潑到地上,應該是要把水高高、均勻的甩在地面。掃地的時候,掃帚要從身體後方往前掃,不要在身體前方揮來揮去。老師一邊講解一邊示範,果然掃得又乾淨又快。

  那時班上打掃負責的區域是花圃,學校辦花圃美化比賽。老師要我們帶著鏟子去南機場挖草坪。我才知道,原來草坪是可以用「種」的。不是任它長長短短自由的「長」,又費時,又不美觀。這兩件事情,我到現在都記得。有很多很平常的東西,只要好好思考,裡面都是很有學問,會讓你眼睛一亮,也就是所有事情都有專業,值得認真仔細觀察。

  後來考進建中,第一天進入校門,讓我最震撼的是建中川堂的壁報。那個壁報是立體的,是用竹子圍成一圈,然後斜切面斜切下來成為壁報的主體。我好驚訝:「壁報不只是拿尺畫格子那一種……」

  高中以前,課內的學習就像轉陀螺一樣一直轉,只要被動跟老師走就好,所以幾乎沒有記憶。但這些我主動被觸動的感受,好像很枝節,卻讓我對人生有很深的印象。

  大學考上交通大學計算與控制學系,記得收到成績單時,我跑到頂樓,幾乎快要哭出來。因為,那時候的計算機一台好大,幾乎佔一整個房間。一台計算機要幾百萬,全台灣買得起來「研究」的,只有幾個單位。我很擔心:「未來的工作怎麼辦?」這龐大的焦慮觸動我的思考。因此,在大學期間我很積極的修課,修了很多管理、心理、組織等學分。也花很多時間去看新聞,掌握產業的脈動和變化。

  畢業前,我讀到新聞介紹英特爾開始發展微電腦技術。居然可以將整個房間大的計算機功能濃縮到一個微晶片。同學在準備研究所及出國考試,我就決定要進入微電腦產業,選擇了神通電腦。

  從小學開始累積的觀察和思考力的迸發,到大學的時候,好像核反應般劇烈。現在回想,在小學階段,父母沒有強力抓住我的眼球,主導要我去看什麼、學什麼。反而留給我空間讓我自己去看和去思考,啟動我的主觀和學習,可以說是我一輩子的資產。

 

 

#連結閱讀:

1. 培養自己「對的思考習慣」

2. 杜書伍:你懂得「想」,就成功一半!

3. 杜書伍:做事前,先找到你的GPS

 

 

回到顶部

關注聯強EMBA

 

Facebook粉絲專頁

 

微信訂閱號 

 

微信服務號 

 

文章轉載規範
須註明「作者杜書伍為聯強國際集團總裁兼執行長」
須註明選自「聯強EMBA」
需依原內容(含標題)據實轉載,不得擅自修改、增刪、自為重組
僅限於非營利使用

若有文章轉載及授權相關問題,請與我們聯絡synhq@synnex.com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