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考上大學的那一天,就開始為未來做準備

作者:杜書伍(聯強國際集團總裁兼執行長)

 

  我考大學那年(1970年),大學聯考錄取分數首度出現台大電機系超過台大物理系,成為理工科的第一志願,翻轉原來理科高於工科的趨勢。因為當時台灣工業開始發展,電子電機是未來最被看好的行業。

 

  我填志願時全部填「電子電機」相關科系,但收到成績單當下,腦袋一片空白:竟然考上一個叫做「電子計算機與控制」的科系!

 

  當時的「電子計算機」還是大型電腦,很貴、很稀有,全台灣算下來沒幾台。我馬上想到,這麼昂貴稀有的儀器不能「普及化」,當然也聘用不到多少人,未來就業機會稀少。那我畢業後怎麼辦?

 

  這個巨大的危機感,促使我在大學四年做了許多「準備」。

 

  首先我到處收集資料,想了解電子計算機的未來要應用在哪裡?有甚麼工作機會?我跑去參加國防大學的研討會,了解電子計算機如何運用在兵棋推演;特別想辦法去科學館實習,因為當時裡頭有一台小型的日本電腦。大三暑假還積極爭取到中華電腦中心實習,沒想到意外學習到當時最新的組合語言。

 

  同時,我想到電子計算機未來多是應用在企業的管理,因此,大學時我也大量修習管理學院的課程;當時交大管理學院才剛成立,我就修了不少管理學、會計學……等。此外,為了了解企業要如何識人用人,我還自修了不少心理學書籍。記得大學畢業後去當兵時,我還抱著厚厚一本彼得杜拉克的〈管理學〉去K,上面還有很多當時的眉批。

 

  可以說從考上大學那一天開始,我就竭盡所能去獲取電子計算機未來要如何應用的知識,思考我的所學未來怎樣才能夠「派上用場」?回想起來,大學四年加上當兵兩年,這個學習與探索的過程,可以用「饑渴」來形容。

 

  結果在退伍前兩個月,我聽到有個產品叫做微處理器(Microprocessor; CPU),可以把一台大電腦的CPU功能縮減到一個晶片上。這個消息大大的觸動了我,因為在學科上我也涉略過矽晶片製程的原理,知道一旦晶片可以大量製造,價格就會低廉,電腦就有機會「普及化」。

 

  我從這個晶片看到電腦可以「普及化」的曙光,一瞬間掃除我認為電腦無法普及、就業發展受侷限的陰影。因此退伍後,我沒有進入原先規劃的大電腦領域,而是決定到神通電腦工作,改投向微處理器的推廣。

 

  人生的際遇難以逆料。過去大學四年加上當兵兩年的認真準備,乍看之下是白費了;然而這六年養成的全心投入的習慣,以及過程中學習電腦專業與重視企管知識的習慣,這些知識與能力已經植入基因,後來隨著我一路職涯發展走上經營管理,成為很大的助力。

 

 

#連結閱讀:

1. 不思考未來,就没有未來

2. 躋身組織的前30%關鍵人才

3. 三十歲以前,累積職涯馬拉松的能耐

4. 斜槓人生,好嗎?──多想兩步,你的人生就不一樣!

 

 

回到顶部

關注聯強EMBA

 

Facebook粉絲專頁

 

微信訂閱號 

 

微信服務號 

 

文章轉載規範
須註明「作者杜書伍為聯強國際集團總裁兼執行長」
須註明選自「聯強EMBA」
需依原內容(含標題)據實轉載,不得擅自修改、增刪、自為重組
僅限於非營利使用

若有文章轉載及授權相關問題,請與我們聯絡synhq@synnex.com.tw